文苑撷英

周换丽 散文——《那年白蒿麦饭香》

作者: 周换丽     时间: 2020-05-08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那年白蒿麦饭香


陕北的春天一年比一年来的晚了,也从来没有一个春天像今年这样令人期待。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迟迟不退,也没能实实在在的感受春天的气息。

清明随老公一起回了趟老家。老家距离县城大约三十多公里可开车要一个小时左右,一路上垂柳郁郁葱葱,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红杏枝头春意闹”,杏花滩公园的杏花开的正热闹,引来不少赏花的人,禁足了两个月,才更珍惜外面自由的空气,只是戴着口罩,遗憾不能亲嗅花香。陕北的春天虽然来得晚,但始终没有缺席。

蜿蜒的山路,对于晕车的我,实在是种折磨,一路上吐得昏天黑地,终于到家了,车子还没停稳,我就赶紧下来,山里的空气的确比城市清新。脚踩在黄土上一瞬间感觉病毒已经远离,舒展了腰身,突然发现竟有一大片白蒿冒出来,满地的白蒿将我拉回童年那挖野菜的时代。

白蒿,可以算是春天最早的一种野菜了,叶呈白灰,有股子淡淡的药香。因为经冬不死,春来因陈根而生,故名因陈或茵陈。茵陈是一味中药,性微寒,味辛,苦,能清热利湿,退黄疸,可治疗各种急、慢性肝炎等病。在农村有这么一句话“正月茵陈二月蒿,三月白蒿当柴烧”意思是正月开春时,刚发幼苗,药用价值极高,中药称“茵陈”。二月时,茵陈长大,药性也减弱,非常适合食用,称“白蒿”。三月气温逐渐升高,长成蒿子,非常茂盛,已没有药用及食用价值,只能当柴草烧掉。当然,这个民谚所讲的时间只是针对关中地区,陕北气候偏冷,三月时白蒿才冒出来,四月里正适合采摘食用。由于气候和地域的不同,有些地方六月当柴烧,但所说的道理是一样的。

记得小时候,每次姐姐跟同伴去挖野菜时,我总是像个小尾巴跟在后面,那时候的天格外的蓝,春野里到处散发着麦苗与野草发出来的幽香,而白蒿就藏在这田间地头,挥着小铲子哼着歌,不一会就装满了一竹篮子,到家后,随母亲一起把黄叶摘掉,这可是个费功夫的活,想着很快就能吃上香喷喷的麦饭,也不觉得麻烦了。择洗干净后,将白蒿稍稍控下水分,扒上几根大葱,热上少许猪大油,当然也可以用食用油替代。准备工作做好后,从瓮里舀上一碗关中农家自产的小麦面粉,将白蒿、葱花、猪油拌在一起,再加上适量的食盐、少许五香粉拌匀,为确保白蒿不沾不黏,母亲总会揉上一个自家蒸的白面馍馍,这样蒸出来的麦饭,口感更好,所以同样的饭,母亲做出来总比别家的好吃。拌匀之后,烧好灶火,铺上笼布,将方才拌好的白蒿均匀地铺上,大火蒸二十分钟即可。麦饭好不好吃,关键还得看料汁,剥上几瓣蒜捣成泥,再来勺辣椒面,用烧好的花椒油滋啦一泼,加入生抽、食盐、陈醋,这样料汁就调好了,待麦饭蒸好,盛上一碗鲜香的麦饭再拌上香辣的料汁,真是让人垂涎三尺,原汁原味的野菜入口,感觉满嘴都是春天的味道,“日长处处莺声美,岁乐家家麦饭香”难怪连南宋的陆游也很是热爱。在那些年吃腻了一冬白菜、萝卜的时候,这乡土味的麦饭,扮绿了农家的餐桌。这样亦菜亦饭的麦饭,虽来自田间地头,确掩不住它的美味。尽管那时不富裕,但我们姊妹却很有口福,因为在那青黄不接的时候母亲总会变着花样给我们做些荠菜馅饺子、菠菜面、香椿炒鸡蛋,凉拌小蒜等等丰富餐桌,填补没有菜上桌的尴尬,这些朴素的味道,不仅是故乡小时候的味道,更是记忆中妈妈的味道。

春天,万物萌生,气温升高,很容易导致肝火上升,食白蒿可以清利肝胆湿热,养肝护肝,这样药食同源,在给我们充饥的同时,也添加了保健功能。

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吃的时候讲究的是健康,看中的是养生,所以这些不起眼的野菜也成了酒店餐桌的新贵,但对于我来说,却是童年甜蜜快乐的回忆,它美了舌尖、美了生活、美了整个春天。

(运销集团  周换丽)

上一篇:王祥龙 摄影——《花开不负等待》 下一篇:于利华 散文——《且喜春归》
99在线在线视频观看,九九99线视频在线观看,久久国产av偷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