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李永刚 诗歌——《透过窗户,我便看见大秦岭》

作者: 李永刚     时间: 2020-04-26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透过窗户,我便看见大秦岭

1

透过窗户

我便看见大秦岭

逶迤中起伏

欢快中跃动

蜿蜒中曲折

沉稳中守静

峰峦叠嶂中

秀美

穿云破雾中

奔腾

她是少女般的

葱郁和温情

又是男人般的

健硕与威猛

柔性的大秦岭啊

你温文尔雅

你郁郁葱葱

你有多少薄雾缭绕

你有多少雨意濛濛

你有多少白雪皑皑

你有多少鸟语声声

雄性的大秦岭啊

你是万山之本

万石之峰

你危岩绝壁

你陡峭凌空

你是横亘在中华大地上的

一条巨蟒

是亿万年腾云驾雾的

一条巨龙


2

透过窗户

我便看见大秦岭

巍巍峰峦

云雾蒙蒙

春夏秋冬

神闲气清

不管风吹草动

你亿万年持守

持守山的沉稳与安宁

只与云天言语

只与大地通灵

让悟道的悟道

让守静的守静

让祈福的祈福

让修行的修行

你把一岭接着一岭的葱茏

给了万物生灵

你把一山连着一山的清气

给了芸芸众生

泥土不语

石头不动

只有清洌的水

从远古而来

顺着一道又一道

美丽的峪口

向外奔涌

温润无比的卵石

默默无语

却是充满坚定

与清亮亮的水

耳鬓厮磨

相伴相生

越过了亿万年的行程

遍尝亿万年的凄苦

领受亿万年的风情

见惯亿万年的世态

积淀亿万年的沉静

只留下没有半点浮尘的

鸟语花香

水流清清

只留下没有一丝虚妄的

乔木灌木

蝴蝶蜜蜂

只留下没有一丁点矫情的

云蒸霞蔚

百态生灵

美丽的朱鹮

美丽着她的羽毛和眼睛

憨态的熊猫

憨态着他的憨态

以及由黑白构成的

可爱和笨萌

雄壮的羚牛

雄壮着他的雄壮与威猛

机灵的金丝猴

机灵着他的漂亮和机灵

这一切

足以让我们折服

足以让我们惭愧和渺小

让我们把五颜六色的

欲望和心思

淘洗得

干干净净


3

透过窗户

我便看见大秦岭

这是由刚强的石头

与柔软的泥土幻化而成的

一条铺展开来的

壮美山脉

蜿蜒伸展的

是他坚韧的筋骨

是他强壮的体魄

此刻他近在咫尺

就在眼前

就在身边

无数次

我走近他

如同走近一片

葱葱郁郁的神秘梦境

一草一木

一石一土

一坡一坎

一山一峰

不动声色地

在沉思

在回味

在远望

白雪皑皑

大雾蒙蒙

细雨丝丝

大风冲冲

这一切都无法把他

丝毫撼动

大秦岭啊

大秦之山

大秦之峰

大秦之气概

大秦之雄风

壮阔着他的壮阔

坚定着他的坚定

厚重着他的厚重

高耸着他的高耸

一个蜿蜒就是律动

一个突兀就是险峰

一片山坳就是人烟

一道峪口就是风景

一块石头就是历史

一把泥土就是深情

人间的烟火在这里洋溢

万物的梦想在这里升腾

与人类相伴的朋友

隐没在大秦岭的

乔木与灌木里

尽享着各自的安宁

大秦岭啊

你就是万物生生死死的

神圣领地

是超越繁华的繁华

是胜过宁静的宁静

你把一草一物

滋养成 宝贝

你把日出日落

造化成绮丽的风景


4

透过窗户

我便看见大秦岭

大秦岭从远古而来

条条古道

穿行其中

幽幽蓝武道

能听到历史的回声

坎坎子午道

消失了汉高祖的行踪

弯弯骆谷道

遗落了三国的纷争

悠悠褒斜道

隐没了夏禹的身影

曲曲陈仓道

留下了明修与暗度的

智慧与精明

几千年

金戈铁马

镞镝箭弓

猎猎旌旗

战鼓雷鸣

大秦岭迎风冒雪

穿越历史的寒冷

经受了太多的鼓角铮鸣

他依旧是他

一切随烟尘而去

只留下郁郁葱葱

只留下沉稳厚重


5

透过窗户

我便看见大秦岭

我会想起那些属于秦岭的

动人的名称

那些熟悉和不熟悉的

一道又一道被称作“峪”的山谷

总是充满山谷的风情

亿万年张开着双臂

拥抱一个个村庄

拥抱生于斯长于斯的

他的子民

让峪水日夜流淌

让烟火永续永生

沣峪的水好沣啊

太平峪流淌着太平

祥峪涵养着祥和

蛟峪潜藏着蛟龙

抱龙峪有腾云驾雾的

梦想

太乙峪传递着千百年的

淡然与神明

那两百多个形态不同的“峪”

还有盛名鼎然的

华山

少华山

终南山

太白山

翠华山

骊山

以及属于秦岭的

无数秀岭奇峰

实在是天地造化

自然天成

他们是大秦岭雄伟壮丽的

面容

是大秦岭丰富生动的

表情


6

透过窗户

我又一次看到了

大秦岭

蓝天白云为他衬托

熠熠霞光是他的

背景

天空之下

他在跃动

大地之上

他在奔腾

大秦岭啊

你是万山之本

你是万石之峰

你神秘

你空灵

你超然物外

你雄踞人中

你和我们息息相关

我们和你休戚与共

我们是离不开你的子民

你是我们心中的神圣

大秦岭啊

你就是横亘在中华大地上的

一条巨蟒

你就是亿万年

腾云驾雾的

一条巨龙

写于2020年4月22日

(陕煤机关  李永刚)

上一篇:白建礼 散文——《去西藏寻找心中的那份淡然》 下一篇:梅方义 散文——《长假不虚》
99在线在线视频观看,九九99线视频在线观看,久久国产av偷拍在线